從涉案上億元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不予逮捕,看律師辯護的突破口

時間:2019-02-28 來源: 作者:孟粉,張金龍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年2月21日,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上億余元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秦某終于走出了看守所大門獲得自由。經過京都律師事務所孟粉、張金龍、符琛律師團隊的不懈努力,檢察機關最終采納了律師申請不予批準逮捕的法律意見,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涉案上億余元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秦某成功未被批捕。

  該案件是以董事長為首的某家族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案件。2019年2月在本案偵查初期,京都律師事務所孟粉、張金龍、符琛團隊律師分別接受當事人親屬的委托,為董事長王某、財務王某某、業務員秦某提供刑事辯護。接受委托后,律師分別會見涉案當事人,對關鍵事實和焦點問題進行多次核實。隨后在該案報送逮捕階段,團隊律師就每個當事人的案件事實分別向檢察院提交了申請不予批準逮捕的法律意見書,詳細闡述了應對其作出不予批準逮捕決定的理由,并對本案的案情以及所涉法律問題進行了分析。檢察官在耐心聽取辯護意見后分別對王某某、秦某不予批捕的決定。團隊的辯護方案不但使王某某、秦某得以走出看守所大門獲得自由,辯護的專業性也得到當事人的高度贊許和認可。

  非法集資類案件有其獨特性,根源在于資金鏈的斷裂,實踐中最大的難點在于涉案財物追繳和資產處置問題。但是司法實踐中,非法集資類案件處理最能體現寬嚴相濟刑事政策。辯護律師必須學習把握中央關于非法集資案件處理的刑事政策導向,結合個案證據情況,進行有針對性并極具個性化的專業辯護。通過辦理多起類似的案件,我們認為:

  一、刑辯律師必須緊跟非法集資案件刑事政策導向,牢牢把握新出臺的司法解釋及權威部門的解讀,將司法解釋的有關條款及精神運用在辯護中

  2019年1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發布了《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隨后最高法刑三庭負責人關于該《意見》進行了權威解釋,該《意見》繼續貫徹了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并進一步明確了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把握問題,這種貫徹體現在:

  一是嚴格把握定罪處罰的法律要件,防止將經濟糾紛作為經濟犯罪處理。對于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主要用于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能夠及時清退所吸收資金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情節顯著輕微的,不作為犯罪處理。

  二是按照區別對待的原則,對涉案人員分類處理。

  三是切實貫徹認罪認罰從寬政策,最大限度體現政策精神,對于涉案人員積極配合調查、主動退贓退賠、真誠認罪悔罪的,可以依法從輕處罰;其中情節輕微的,可以免除處罰;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作為犯罪處理。

  針對新出臺的《意見》和權威解釋,辯護團隊通過以往的辦案經驗及廣泛收集案例、文章調研判斷分析認為,新出臺的《意見》延續了中央對非法集資類案件一貫的刑事政策導向:對于非法集資的領導者、核心層堅持當嚴則嚴重點懲處,對于其他人員則進行分類處理該寬則寬。在領會此精神基礎之上,辯護團隊制訂了整體利益考量、各個擊破的全面辯護策略。

  二、針對涉案公司系家族公司的特點,從家族人員的整體利益進行全盤考慮,進行全局把握,設計整體辯護方案,進行有取舍有步驟地實施

  孟粉律師表示,由于家族公司較普通公司而言,公司體現出較高的人合性,各成員關系體現出更高的緊密性及復雜性,在為家族公司設計整體辯護方案時,需綜合考慮各當事人在公司的地位、分工、職能,以及人員之間的身份關系、利益關系,尤其是利益矛盾點,在保證個人利益不受損害的前提下,實現家族整體利益實現最大化。

  在偵查期間無法閱卷的情況下,辯護人需要從當事人的供述中對客觀證據證明指向進行判斷,同時嚴格把握辦案過程中的風險,明確公司雇傭制度、薪酬待遇、各員工職責范圍,以及公司的整體管理制度,對每一位當事人在案件中的作用及分工作出清晰判斷,在有全局觀的基礎上為每位當事人設計出精準的辯護方案。

  因此團隊律師針對每個當事人涉案情形,在辨析是否構成犯罪,是主犯還是從犯等問題上進行了嚴密分析和論證,針對不同特點提交了不同的法律意見。

  比如,符琛律師在向檢察院提交的《不予批捕法律意見書》中指出:“初步判斷本案屬于單位犯罪,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僅為公司部門業務負責人,其不具有管理職能。王某某自始至終不清楚公司有非法集資行為,其犯罪故意模糊,主觀惡性不大,所起作用微小,犯罪情節輕微,無論本案認定為單位犯罪還是共同犯罪,從王某某所處的分工以及作用來看,也應當對其從輕、減輕處罰。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真誠悔罪,有強烈的積極退贓意愿和行為,加之考慮王某某家庭實際的困難,申請對王某某不予批準逮捕,以便更好地踐行國家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實現社會效果與法律效果的有效統一?!庇秩繒攵遠魯?,我們論證重點之一包括了其投資項目的可行性及可持續產生利潤的真實性等等,從解決案件關鍵矛盾及源頭角度進行辯護。

  三、站在檢方立場考慮,解決非吸案件中的痛點問題,積極退賠,降低檢方的維穩壓力,為當事人爭取認罪認罰從寬處理路徑

  非吸案件由于投資參與人較多,往往給公檢法帶來一定的維穩壓力,辯護團隊中孟粉律師、張金龍律師均具有檢、法工作經驗。為此辯護團隊換位思考,解決非吸案件的痛點即退賠問題,幫助檢方降低維穩壓力。

  在本案中,律師團隊也經過對當事人家屬進行法律解釋,強調了退賠對于從寬處理的重要性,并從法律角度告知了家屬處理與投資人關系的定位和態度,當事人家屬理解并配合貫徹了該辯護方案,積極籌措資金退賠。與此同時,投資參與人情緒穩定,也沒有給司法機關施加壓力。在做好各方工作基礎之上,每位辯護人針對自己當事人的特點,從“認罪態度良好,有強烈的積極退贓意愿和行為,并努力減少危害后果,對其不予逮捕有利于其籌措資金退回贓款”的角度進行辯護,不但體現了涉案人員愿意解決非吸案件的痛點問題,而且也在很大程度上協助解決了案發后追贓難的問題。

  非吸類案件由于涉案人員多,投資參與人多,矛盾交織復雜往往給辯護工作造成各種困擾,作為辯護律師應從這些錯綜復雜的表象中抓住關鍵矛盾,才能在有限的時間內發揮辯護效力。

  同時作為辯護人也覺得有必要給涉案人員家屬提個醒:聘請有專業水準的刑事辯護律師非常重要,本案中有些涉案人員沒有聘請律師,有的聘請的律師竟然不知道“提交不予批準逮捕法律意見書”,更別提專業而有效的刑事辯護,最終這些人員均被批準逮捕,此階段的兩種不同結局,更說明了刑事專業辯護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