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金杰律師代理著名作家周梅森《人民的名義》被訴侵權案上海浦東法院一審宣判 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時間:2019-04-30 來源: 作者:金杰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2019德甲赛程赛果 www.ylbrk.com   

周梅森《人民的名義》被訴侵權案宣判現場


  4月24日下午,正值世界知識產權日前,京都金杰律師代理的著名作家周梅森《人民的名義》被訴侵權案,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對本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被告周梅森不構成侵權,駁回原告劉三田的訴訟請求。參加旁聽宣判的有浦東新區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中央及上海媒體的記者近50人。

  《人民的名義》小說及電視劇本作者、著名作家周梅森認真研讀并高度贊賞上海浦東法院依法作出的公正判決,周梅森說,“該案的審理過程和判決結果體現了法官高超的職業水準和嚴謹的敬業精神”,“該案的判決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公正客觀,分析有據,說理透徹,讓人信服”?!按稅岡謔瀾韁恫ㄈ招?,具有標桿性意義”。周梅森向該案的法官表示了由衷的敬意。


  《人民的名義》海報

  2017年3月,著名作家周梅森為編劇的反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熱播,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此后,原告劉三田認為《人民的名義》小說和電視劇涉嫌抄襲自己的作品《暗箱》,向法院起訴該劇編劇、著名作家周梅森及七家共同出品人侵犯其著作權,要求小說《人民的名義》全面下架并賠償其經濟損失1800萬元。


  京都律師事務所金杰律師和其助理楊文律師

  京都律師所高級合伙人金杰律師代理著名作家周梅森等八被告。上海浦東法院組織雙方經過兩次庭前交換證據,于2018年12月27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庭審中,金杰律師結合兩部作品的具體對比,詳細論述了兩部作品存在實質性區別,不存在抄襲的事實,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金杰律師在答辯中表示,經過對比兩部作品,不存在被告抄襲原告作品的事實,被告作品《人民的名義》與原告作品《暗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具有實質區別,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1、作品主線和核心事件不同

  《人民的名義》圍繞檢察官侯亮平查辦貪腐案件展開,反映了漢東省的官場政治生態。反腐主線貫穿作品全程,是作品的核心事件和內容。展現了當代檢察官維護公平正義和法治統一的風采,弘揚了黨和國家著力反腐的決心和力度?!棟迪洹肺破笠底坪圖欽嘸咀喲ㄓ朧〕ち踉撇ㄖ淶那槿斯叵嫡箍?,該關系貫穿《暗箱》的全過程,是作品的核心事件和內容。重點展示官商勾結、高官腐敗的故事。

  2、敘事結構不同

  《人民的名義》以檢察官侯亮平的偵查行動為敘事主線,以大風廠為故事的輔助線索,講述了檢察官查辦貪腐案件中艱辛、曲折的故事,揭露了高育良、祁同偉、丁義珍等腐敗貪官,揭示了漢東省官場政治生態中存在的問題。由于黨和國家加大懲治腐敗的力度,使貪官受到法律的懲罰。而《暗箱》以官場和商場為背景,只展示官商勾結和官員腐敗問題,并沒有描寫如何懲治腐敗。通過企業轉制過程的描寫,將記者季子川與省長劉云波之間的情人關系作為小說的主線,詳細表述了高官與情人之間情感的產生和發展過程,展示了在企業轉制和項目開發中官商勾結的腐敗人物和現象。

  3、故事橋段不同

  《暗箱》中涉及的橋段并不多,與《人民的名義》差距很大,兩者描寫的內容、語言、事件、人物、情節均不同。

  4、人物關系設計不同

  《人民的名義》中設計的人物有檢察官侯亮平、陳海、季昌明、陸亦可、林華華等,有省委書記沙瑞金、政法委書記高育良、市委書記李達康、公安廳長祁同偉、局長趙東來、市長丁義珍、以及易學習、歐陽菁、高曉琴等七十多位有名有姓、性格鮮明的人物,在人物關系的設計上與《暗箱》存在天壤之別,沒有可比性。在人物職位和經歷、性格描寫、人物之間發生的聯系及交往的過程等均完全不同。

  5、人名不同

  《人民的名義》中的人名與《暗箱》中的人名沒有任何的關聯性。原告的比對完全是根據主觀臆想,硬性套搬的結果,毫無根據。

  6、原告起訴狀中提到的特定暗扣,同樣不能證實抄襲模仿的問題。

  綜上,被告認為,原告起訴被告依據不足,不能證明被告的作品抄襲了原告的小說,故請求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2019年4月24日案件開庭

  一審判決在分析中認為,著作權法?;さ氖親髕返謀澩?,而不延及作品的思想。被訴侵權作品只有在接觸并與權利人的作品在表達上構成相同或實質性相似的情況下,才構成侵權。

  小說、影視作品大多數來源于現實生活,不同的人創作的作品存在一定的相近情節、場景等均屬正常。同時為鼓勵作品的創作,還應允許合理的借鑒。在作品著作權侵權判定時,先要判斷權利人主張的元素是屬于不受著作權法?;さ乃枷?,還是屬于受著作權法?;さ木哂卸來蔥緣謀澩?,同時要剔除屬于公有領域的表達和表達方式有限的表達。

  在過濾不受著作權法?;さ哪諶葜?,作品是否構成侵權的關鍵就要看兩部作品的整體結構、具體情節、人物關系以及場景等方面的表達是否相同或實質性相似。在作品實質性相似的比對中,對結構、人物等的分析往往與情節相互交織。只有當作品的結構、人物等通過故事情節的設計、發展,按照一定的順序前后銜接并貫穿起來,形成足夠具體的、個性化的表達后,才受著作權法的?;?。對作品結構是否相似可從作品的主題、情節組成內容、情節發展順序以及情節層次作用等方面予以綜合判斷。


  《人民的名義》小說

  原告小說《暗箱》與被告小說及同名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既不存在文字表達上的字面相似,也不存在作品整體結構、具體情節、人物關系等具體表達上的非字面相似。故原告主張各被告侵犯其改編權、署名權、攝制權、獲得報酬權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一審判決針對具體對比點,進行了詳細的分析和評價。比如,關于作品的整體結構比對,一審判決認為,原、被告作品反映的主題不同,形成作品整體結構的情節組成內容、發展順序、層次作用均不同,其所作的作品整體結構對比是基于其主觀需要對兩部作品中的部分情節進行了不當的概括和拼湊,人為造成兩部作品整體結構相似的假象,故原告在本案中主張的作品整體結構相似沒有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作品具體情節的比對,一審判決認為,被告作品中還存在更多的關鍵情節,但原告撇開這些情節而僅將部分情節組合后作為作品的結構進行比對,顯然是片面的,不完整的。

  關于形成作品整體結構的情節發展順序,一審判決認為,由于原告提煉的整體結構下的情節不準確、不完整,因此原告歸納的情節發展順序亦不準確,無法得出原、被告作品在情節發展順序上相似的結論。原、被告作品在形成作品結構的情節發展順序上完全不同等等。


  熱播劇《人民的名義》

  同時,一審判決還針對原告主張的原、被告作品在人物名稱上也存在相似,暴露出抄襲痕跡問題,分析認為,作者在創作過程中對人物角色取名時可能會根據其所處的年代、性格特征等作一定的考慮,但從思想和表達二分法的角度來分析,由于人物的名稱一般由兩到四個字組成,過于簡短,不能體現作者的個性化選擇,無法反映作者的思想,也很難構成有別于思想的表達,因此不符合作品的獨創性要求,無法獲得著作權法的?;?。本案中,原告主張相似的人物名稱和公司名稱使用的都是常見的漢字,在我國人名、企業名稱相同是常見現象,有時也具有時代特征。因此,人物和企業名稱的相同或相似并不能證明侵權的成立,更何況原、被告作品中的名稱并沒有完全相同的,只有其中一個或兩個字相同。同時,原告主張名稱相似的人物與被告作品中對應的人物在故事中的角色、人物性格、人物特征、經歷等方面均不相同,沒有關聯性也沒有延續性,因此完全沒有可比性。

  該案的宣判,也引起了社會公眾及專家學者的廣泛關注和熱議。對此金杰律師認為,本案的重要意義還在于,對著作權等知識產權的?;け匭爰憂?,但同時,作為當事人在訴訟之前,應當咨詢著作權方面的專業法律人員,防止濫用訴權,既浪費司法資源,也損害原創作家的聲譽,誤導公眾。作為法律專業人員,更應當對當事人盡到指導訴訟的法律責任,避免誤導當事人訴訟,最終使當事人既輸了官司,也帶來經濟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