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鴻雁律師:新規能否應對夫妻債務“羅生門”?

時間:2017-03-03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2019德甲赛程赛果 www.ylbrk.com 導讀: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的補充規定》對2004年頒布的“婚姻法解釋(二)”新增了若干內容。這些規定將會產生什么新的影響?有關24條的爭議是否能就此平息?京都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宇文鴻雁律師針對這一司法解釋的內容接受了財新網記者的專訪。




2017年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的補充規定》(以下簡稱“補充規定”),對2004年頒布的“婚姻法解釋(二)”新增了若干內容。值得注意的是,新規定對此前倍受爭議的“婚姻法解釋(二)”第24條新增兩款規定,分別為:夫妻一方與第三人串通,虛構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從事賭博、吸毒等違法犯罪活動中所負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與此同時,最高法院還發布了《關于依法妥善審理涉及夫妻債務案件有關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對各級人民法院在審理涉及夫妻債務案件時提出了七個原則:堅持法治和德治相結合原則;保障未具名舉債夫妻一方的訴訟權利;審查夫妻債務是否真實發生;區分合法債務和非法債務,對非法債務不予?;?;把握不同階段夫妻債務的認定標準;?;け恢蔥蟹蚱匏交舊嬡ㄒ娌皇苡跋?;制裁夫妻一方與第三人串通偽造債務的虛假訴訟。




據媒體報道,2004年“婚姻法解釋(二)”開始實施起,不斷有因丈夫所借債被法院判決共同承擔債務的女性自發結成聯盟,諸如“二十四條公益群”等組織,聯合向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反映問題,要求修改或廢止第24條。




如今,最高法院發布了新的規定,這些規定將會產生什么新的影響?有關24條的爭議是否能就此平息?




意見領袖觀點


京都律師事務所民商訴訟部合伙人宇文鴻雁律師在接受財新網記者采訪時表示,此次新規定出臺的主要目的在于統一各級法院的裁判思路,并嚴格審查債務的真實性以及明確對非法債務堅決不予?;?。




“第24條制定時,起草人內部爭論也很大,認為該規定可能剝奪不知情配偶一方的合法權益,尤其是賭博,吸毒等非法債務或舉債一方惡意和第三人串通損害配偶一方利益的?!庇釵暮柩闥?。




關于“婚姻法解釋(二)”的出臺背景,宇文鴻雁解釋“任何法律法規的制定都有滯后性,2001年修訂婚姻法,夫妻雙方通過假離婚或者財產約定形式聯手轉移家庭共有財產,侵害債權人利益的情況時有發生。在反復權衡優先?;ふㄈ嘶故欠蚱蘗硪環嚼婧?,出臺了第24條?!?




“第24條頒布后,從新聞反饋的內容和法院審判實踐,主要針對的是虛假債務和非法債務問題,所以補充規定也主要是針對這兩點?!庇釵暮柩閎銜?,此次是根據實踐反饋的酌情修改,集中于應對虛假債務、非法債務,并通過“通知”進一步強調各級法院審理涉及夫妻債務案件要嚴格審查。




宇文鴻雁表示,中國婚姻財產關系原則上是夫妻共同財產制,極少數家庭實行夫妻財產約定制。所以,根據《婚姻法》第十七條規定,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生產、經營的收益,歸夫妻共同所有。根據權利義務相一致原則,因生產經營產生的負債也應當由夫妻共同承擔。但是,現實中,夫妻一方對外舉債的情況非常復雜,不管第24條還是新出臺的規定,均意在涵蓋更多情況。




根據第24條的規定,第三人與夫妻一方發生債權債務關系,如果第三人知道夫妻雙方財產已約定歸各自所有的,由其一方做財產清償,如果不知道,該約定對第三人不產生效力,不能對抗第三人,將按照夫妻共同財產償還。




那么,問題隨之而來,實踐中第三人如何知道是否存在該約定?如何判斷第三人是否知道該約定?對于此問題,宇文鴻雁表示,夫妻一方或雙方需要承擔舉證責任,證明第三人確實知道該約定?!叭綣蚱摶環皆諭餼僬桓嬤澠澠?,而所借款項又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此種情況下要求債務人的配偶舉證證明其不知道該債務的存在是不合理的,因為這等于是要求其證明一種主觀狀態。如果將債務人向其配偶告知舉債情況視為一種行為,則沒有告知就是沒有行為,要求對于不存在的行為證‘無’,在邏輯上是講不通的?!幣虼?,債務人的配偶只能設法證明債務人所借款項沒有用于實際家庭共同生活。但是,提供這種證據對于債務人的配偶來說也是有一定難度的,實踐中少有成功的例子。




此次“通知”,在防止虛假訴訟方面,明確提出當事人本人、證人應當到庭并出具保證書,通過調查、詢問,進一步核實債務是否真實。宇文鴻雁認為,夫妻共同債務應當通過審判程序認定,而不能直接由執行程序認定。在參與訴訟程序的過程中,當事雙方都有不斷舉證的機會,以?;ぷ約旱暮戲ㄈㄒ娌皇芮趾?。




新規頒布,如何防范規定在執行中走形?宇文鴻雁表示,從專業家事律師的角度看,還是應該更多從證據層面解決這一問題。實際審判中,法院應當對于債務的真實性予以確認。作為公民,在遇到此類情況下要事先注意舉債一方資金流向、以證明是否夫妻共同舉債。




最高法院還提出,要樹立生存權益高于債權的理念。對夫妻共同債務的執行涉及夫妻雙方的工資、住房等財產權益,甚至可能損害其基本生存權益的,應當保留夫妻雙方及其所扶養家屬的生活必需費用。執行夫妻名下住房時,一般不得拍賣或抵債被執行人及其所扶養家屬生活所必需的居住房屋。




宇文鴻雁認為,“基本生存權益和必需生活保障是在執行案件中統一的原則,為了維護債權人利益,必需居住房屋仍然可以拍賣,當然,也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