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單”客戶告銀行敗訴,瞿麗紅律師提示警惕入伙協議

時間:2017-06-28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2019德甲赛程赛果 www.ylbrk.com 導語:有一些銀行員工在利益驅使下,會私下幫私募基金公司代銷基金,這樣的行為被稱為“飛單”。張女士在銀行理財經理王某的推薦下,購買了300萬元的理財產品,沒想到該產品是王某私售的基金。此后,基金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查,王某也被抓,張女士的錢全部打了水漂。為此,她將銀行告上法庭,要求賠償損失。近日,這起涉及銀行“飛單”的糾紛案在本市法院二審落判,駁回了張女士的訴訟請求。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瞿麗紅律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飛單”行為與投資者簽的協議基本上是入伙協議,協議條款寫明入伙。這點需要引起投資者的注意。

?

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瞿麗紅律師


銀行大堂經理私售基金

張女士是某銀行金源支行的VIP客戶。自2011年以來,該行大堂經理王某作為張女士的理財經理,經常向她推薦各種理財產品,并協助她購買。張女士經其推薦購買了多款理財產品,并按期獲得了相應收益。有了多次成功購買的經歷,她對銀行也愈發信賴。有一次,她購買一款短期理財產品的錢不夠,還向王某個人借了錢。

2013年5月21日,張女士接到王某的通知去了銀行。在銀行大廳內,王某向她介紹了一只基金產品,稱該產品由被告銀行代為發行并全程監管,但只面對大客戶,認購金額必須在300萬元以上,預期年化收益率12%,投資期限1年。張女士起初有些猶豫,但在王某的反復推薦下,同時基于對銀行的信賴和以往的理財經驗,她最終同意購買該理財產品。

當天,張女士像以往一樣由王某協助辦理購買手續。王某替她填寫了基金產品的認購文件,并協助她通過網銀支付了300萬元。付款單據顯示,收款方為沈陽富順泰聚投資管理合伙企業。

?

付款一周后,張女士與這家企業簽署了合伙協議和基金確認函等材料。確認函顯示,張女士出資300萬元,投資收益率為12%,出資資金存續期為12個月,基金每半年分配一次收益,資金本金及剩余收益將在基金到期結束后的5個工作日內,向有限合伙人支付。

?

未能如期收款方知上當

?

張女士并未意識到此次購買的理財產品與以往有任何差別,直到產品到期后,300萬元本金和利息并未如期收回,她才向銀行詢問情況,被告知該產品是王某私售的基金產品。由于項目相關公司人去樓空,張女士和其他認購人向天津警方報案。2014年7月,該基金的管理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立案偵查,部分嫌疑人在逃。

?

事發后,王某因涉案被警方取保候審。經銀監會調查,王某私自向客戶推薦多只非銀行代銷的私募基金產品。王某被銀行開除,該行主持工作的副行長、分管副行長和零售部經理也分別被免職和撤職。由于銀監會建議走司法途徑解決,張女士率先提起了訴訟。

?

張女士認為,王某在銀行內、以銀行的名義向她銷售理財產品,足以讓她信任其銷售的是由銀行審批的正規產品。而購買的過程和她此前購買其他理財產品的情形完全一致,她不可能知曉該產品并非銀行正規銷售產品,被告應對原告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

原告被指未盡注意義務

?

庭審中,被告銀行表示,從原告提交的投資項目合伙協議擔保函、確認函等文件看,都沒有銀行名稱、標識和簽字,原告應該知道產品與被告無關。銀行自營和代銷的產品在銷售過程中會對投資者進行充分的風險提示,并要求客戶簽署風險揭示書,提醒投資風險,相關損失由投資者自行承擔。

?

原告曾多次購買理財產品,購買涉訴產品的規范和流程與之前購買的理財產品完全不同,且沒有通過柜臺交易,而是通過網銀自行向沈陽一家公司轉賬,原告沒有盡到注意義務,由此產生的投資風險與銀行無關。原告貪圖高額收益自愿選擇股權投資,損失應自行承擔。

?

此外,根據原告提交的合伙協議約定,沈陽富順泰聚公司投資天津的項目,經營期限為10年,到期后達不到12%的收益,由擔保人承擔責任。目前原告的實際損失尚未發生,原告也沒向合伙企業和擔保人追索,在此情況下要求被告承擔責任于法無據。王某參與私售也是其個人行為,銀行不應擔責。

?

法院駁回起訴二審維持

?

根據《合同法》相關規定,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以被代理人名義訂立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為有效。

?

法院認為,原告交易行為對象不是銀行,而是與沈陽一合伙企業建立了相應的合同關系。由此,原告主張王某的行為構成了對被告銀行的代理,缺乏法律依據。

?

原告此前在銀行不僅購買過理財產品,也簽署過銀行提供的有關提示性文件,對理財產品的購買過程及風險應有基本的認知。原告此次在整個交易過程中,未實際審查甚至收到任何涉訴基金背景、情況、權益的書面文件,付款行為是原告全權委托王某,通過網銀完成。

?

即便在付款后取得的有關基金的介紹材料,均未體現該基金的發行、管理、運作乃至擔保與銀行存在關系或應由銀行承擔任何責任。據此,法院認定原告沒有對其欲投資的理財產品進行基本的審查和必要的判斷,未盡到投資人應盡的基本義務。被告在相應管理方面存在漏洞和瑕疵,但不能因此就將王某自身嚴重違規違紀行為甚至涉嫌犯罪行為,直接等同于被告對張女士實施了侵權行為。

?

法院還指出,目前刑事案件亦僅為立案偵查,沈陽富順合伙企業及擔保公司的工商登記信息顯示,該企業狀態均為存續,原告是否受到損失或受到損失的程度均尚未確定。一審駁回起訴后,張女士提出上訴,二審維持原判。

?

律師提醒:飛單協議多寫明是入伙

?

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的瞿麗紅律師說,如果發生“飛單”投資受損,很多客戶會認為,自己在銀行客戶經理推薦下買的理財產品,出了問題就應該由銀行擔責。但客戶經理私下推薦產品屬于個人行為,有的還可能涉及到犯罪,需由個人承擔責任。銀行若盡到了注意義務、對客戶盡到了風險提示義務,也對客戶經理盡了教育義務,銀行對于客戶私下與客戶經理個人之間的買賣行為無需擔責。

?

瞿律師提醒說,“飛單”行為與投資者簽的協議基本上是入伙協議,協議條款寫明入伙,相當于客戶成為股東,而不是購買產品,它與銀行代銷的保險、信托類產品的合同完全不同。有些私募公司為了迷惑投資者,后期會出具承諾書,保證一年有一定比例的回款,但在合同里又注明入伙期限10年。在寫法上,故意將10年寫成120個月,讓投資者誤以為是12個月,在合同細節上做手腳。

?

此外,銀行客戶經理為避免露出馬腳,往往讓投資者通過網銀而不是到銀行柜臺。如果投資者注意,收款方絕不會是銀行或者信托公司?!壩泄亍傻ァ新男械暮賢募?,從頭至尾沒有銀行關聯的內容,投資者需擦亮眼睛注意?!賓穆墑λ?,根據銀監會的規定,為防范銀行工作人員誤導銷售、私售“飛單”,目前銀行在銷售理財產品過程都同步錄音錄像以固定證據。

?

本文轉載《北京晨報》,記者顏斐,發布時有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