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律所趙歧龍律師接受中央電視臺英語新聞頻道專訪:談棉棉起訴谷歌著作權糾紛案

時間:2015-06-27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2019德甲赛程赛果 www.ylbrk.com   2012年7月25日,作家棉棉起訴谷歌(Google)侵犯著作權糾紛一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

  京都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趙歧龍律師接受中央電視臺英語新聞頻道(CCTV-NEWS)采訪,就此案的相關法律問題發表了專業的觀點。

  趙歧龍律師認為,判斷谷歌是否構成侵權,首先要分清谷歌是網絡內容提供商(ICP)還是網絡服務提供商(ISP)。如果谷歌僅僅提供了連接服務,其行為不構成侵權;如果谷歌提供了棉棉作品的內容,就有可能構成侵犯其信息網絡傳播權。

  其次,如果谷歌是棉棉作品的網絡內容提供商,那么谷歌未經著作權人同意將其作品掃描成電子書并在網絡上供公眾瀏覽、閱讀、觀看或下載的行為是否就構成了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還要判斷被告是否可以用“合理使用”來進行抗辯。判斷是否構成合理使用,網絡傳播者的目的、使用的數量和質量、是否對作者造成潛在的損害均非常重要。



趙岐龍律師接受專訪


趙岐龍律師發表專業觀點

新聞鏈接地址:

//english.cntv.cn/program/newsupdate/20120725/118554.shtml

附:《作家棉棉狀告谷歌侵犯<鹽酸情人>著作權糾紛一案能勝訴嗎?》 --趙岐龍/文



作家棉棉狀告谷歌侵犯《鹽酸情人》著作權糾紛一案能勝訴嗎?

趙岐龍/文

  作家棉棉狀告谷歌(Google)侵犯著作權糾紛一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正式開庭了,棉棉能否在訴訟中勝訴吸引了眾多作家、出版商、網絡經營者及眾多網絡用戶的關注,中國作家協會(簡稱作協)、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簡稱文著協)及新聞媒體也給予了極大的關注。今天正值開庭之際,我簡單把本案涉及的法律問題歸納如下,以供大家對本案有個清楚的認識。

  一、本案的管轄問題

  本案于2009年在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立案,2012年7月25日卻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本案在原告要求被告賠償損失僅為6萬元,為什么會在中級法院開庭呢?根據人民法院關于管轄的規定,涉外案件(包括港澳臺案件)一般都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因此,本案由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管轄。

  二、本案的作者為什么會選擇北京管轄?

  按照民事訴訟法的規定,侵權案件適用特殊地域管轄,即由被告住所地或者侵權行為地的人民法院管轄。原告起訴的時候被告的注冊地址還在北京市海淀區,因此,原告依據被告住所地選擇的管轄。當然在網絡侵權中,選擇被告住所地管轄的極為少見,以侵權行為地作為管轄的連接點比較常見,這樣一般便于原告訴訟。網絡侵權中,任何一個計算機終端都可能成為侵權行為地,只要你在某地打開了電腦、瀏覽互聯網,發現了侵權的文章等等,這個計算機的終端就會成為侵權行為地,因此世界各地都可能成為侵權行為地,這也是網絡信息跨國界性的體現。

  網絡侵權案件都會對侵權事實進行證據保全,即通過公證處將侵權的網頁予以公證,以防止日后被告刪除侵權文章后無法取證。公證處證據保全的地點因為見證了整個的侵權事實,因此該計算機的終端所在地就成了侵權行為地。本案原告棉棉的律師在2009年首次開庭時就遞交了公證保全的證據,這個公證處的所在地就是侵權行為地。原告完全可以依據侵權行為地進行訴訟。

  三、谷歌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

  原告認為,被告未經其同意將其作品《鹽酸請人》掃描成電子書,并將電子書的片段在網上供公眾閱讀、瀏覽,侵犯了作者的?;ぷ髕吠暾ê托畔⑼绱ト?。谷歌認為不是其掃描的圖書圖片,其電子書也沒有儲存在其服務器內,而且網上展現的只是400字左右圖書簡介,谷歌在接到原告的通知后,就斷開了搜索鏈接,其行為不構成侵權。谷歌的說法能否成立?它是否構成侵權?

  首先我們必須弄清楚一些事實后,才能斷定谷歌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結合到本案,谷歌到底是網絡內容提供商(ICP)還是網絡服務提供商(ISP)?這直接關系到谷歌的行為是否構成侵權。

  網絡內容提供商(ICP)直接提供網絡信息內容,是網絡信息的提供者,它來源于自身的創作或復制。在信息網絡傳播權中,網絡內容提供商是作品、表演或錄音錄像制品的上傳者,充當了復制和發行的角色。網絡服務提供商(ISP)是提供了信息存儲空間或鏈接服務的,它不是作品、表演及錄音錄像制品的上傳者,但是卻充當了傳播的角色,它或是提供了存儲空間供網絡用戶發布信息使用,或者提供供搜索服務,把網絡內容提供商和網絡用戶鏈接在一起。網絡內容提供商(ICP)只要未經著作權人同意發布了侵權的作品、表演或錄音錄像制品,就構成了侵權,并且屬于直接侵權。網絡服務提供商(ISP)只是提供存儲空間或提供搜索、鏈接服務,不是內容的發布者,因此,它往往沒有能力審查發布、鏈接的文章、作品是否構成侵權,我們也沒有理由要求該類服務商承擔過重的審查義務,否則會增加交易成本,影響互聯網的發展。因此在ISP中,只有在通知其存在侵權的事實后,ISP才有刪除、斷開鏈接的義務,否則就要承擔幫助侵權的責任,這就是“避風港原則”。

  本案,谷歌到底是充當了網絡內容提供商的角色還是扮演了網絡服務提供商的角色,非常關鍵。從網上提供的材料來看,我們還不得而知。從谷歌的辯解來看,它沒有掃描圖書,也沒有存儲在其服務器中,在接到通知后就斷開了鏈接等等,它是一個網絡服務提供商。但是從網上新聞來看,谷歌要建立數字圖書館,已經掃描了1100萬多本書籍,包括世界各地作家的作品,被美國作家協會起訴達成了和解協議等事實來看,谷歌又是網絡內容提供商,因此本案谷歌充當的角色極有可能是網絡內容提供商。如果結合公證的網頁,查看展現侵權作品的網址就能判斷谷歌到底是提供了內容還是僅僅提供了鏈接。

 ?。ㄒ唬┤綣雀杞黿鎏峁┝肆臃?,其行為不構成侵權

  如果谷歌在本案中僅僅是提供了鏈接服務,侵權的作品并不是其網站發布,那么谷歌就適用“避風港原則”,在接到權利人通知后及時斷開了鏈接,沒有進一步擴大侵權的損失,其先前行為就不構成侵權。

 ?。ǘ┤綣雀杼峁┝嗣廾拮髕返哪諶?,就有可能構成侵犯其信息網絡傳播權。

  如果谷歌是棉棉作品的網絡內容提供商,那么谷歌未經著作權人同意將其作品掃描成電子書并在網絡上供公眾瀏覽、閱讀、觀看或下載的行為就構成了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

  我國《著作權法》第十條、《信息網絡傳播權?;ぬ趵返詼蹙范俗髡叩男畔⑼绱トㄒ婪ㄊ鼙;?。我國加入的《?;の難Ш鴕帳踝髕返牟峁肌罰虺啤恫峁肌罰┖汀隊朊騁子泄氐鬧恫ㄐ欏罰ā禩RIP協議》)以及美國的《版權法》也確定了信息網絡傳播權(亦稱為“公眾傳播權”),因此,谷歌曾經聲稱其掃描電子書、建立數字圖書館的行為時合法的行為是沒有法律依據的。

  其次,如果谷歌是棉棉作品的網絡內容提供商,那么谷歌未經著作權人同意將其作品掃描成電子書并在網絡上供公眾瀏覽、閱讀、觀看或下載的行為是否就構成了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

  本案的證據還有所欠缺,原告只能提供被告谷歌掃描的圖書片段和圖書的封面照片,這可能還不能滿足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條件,被告有可能以合理使用進行抗辯?!緞畔⑼绱トū;ぬ趵返諏豕娑ǎ骸巴ü畔⑼縑峁┧俗髕?,屬于下列情形的,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一)為介紹、評論某一作品或者說明某一問題,在向公眾提供的作品中適當引用已經發表的作品;”谷歌的抗辯已經有依據此條進行抗辯的味道了,谷歌認為只是向公眾提供了圖書的封面及不到400字的簡介,目的是公眾介紹此書,并沒有涉及本書的實質性內容。

  判斷是否構成合理使用,網絡傳播者的目的、使用的數量和質量、是否對作者造成潛在的損害均非常重要。首先,具有商業目的的均不是合理使用,至于使用人是直接獲利或者間接獲利均不影響使用人的商業目的。無論是谷歌還是百度公司在電子書及百度文庫中均提出了免費使用,沒有獲利的說法,但是并不能說明沒有商業目的,因為它們有可能通過免費服務吸引公眾數量,發展潛在客戶,并進一步推廣廣告業務,間接實現商業利益。在谷歌與美國作家協會的和解協議中,谷歌向作家支付63%的銷售收入及一定比例的廣告收入,這些內容不難判斷谷歌的網絡傳播行為具有商業目的。其次,使用作品的數量和質量也非常重要,大量引用肯定構成侵權,少量使用但構成作品的實質性內容也同樣構成侵權,但如果只是本書的簡介,不涉及作品實質性的、核心的內容,則不構成侵權。最后,網絡傳播者的行為是否會造成作者權利的潛在損害也是判斷侵權的要件之一,如果網絡傳播的行為不會對作者造成任何損害,也不會構成侵權。

  綜上,谷歌侵犯作家棉棉《鹽酸情人》信息網絡傳播權一案是否能勝訴不能一概而論,需要根據上述情況分別判斷之。如果棉棉勝訴了,則勝在了實體上,如果敗訴了,則輸在了證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