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法》雜志專訪京都律所任繼圣主任,稱其為“法壇國寶”

時間:2015-06-27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2019德甲赛程赛果 www.ylbrk.com   香港出版的《商法》雜志在2013年四月刊上以《法壇國寶》為題,報道了京都律師事務所名譽主任任繼圣律師。

  報道稱,?任繼圣今年已經86?歲高齡,身體依然十分硬朗,他見證了中國整個法律體制的寒冬與覺醒,并且在中國法律體系演變勢頭強勁的這幾十年中,為其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任繼圣律師在1986年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成立開始,被選為這個全國性律師協會的副會長,隨后又連續擔任了兩屆會長。他致力于中國國際私法的研究和法律實踐,通曉英語、西班牙語、俄語和法語。他曾經出訪了六十多個國家,努力促進中外關系的發展并改善外國對中國正在發展的法律體制的認識。

  他還對《商法》雜志的前來采訪的編輯全偉忠表示了對中國法治未來的樂觀態度,以及在訴訟法、環境?;しǚ矯嬗寫涓锏鈉詿?。

  《商法》雜志稱,他經歷了中國法治的貧瘠與肥沃時代,樂觀與樂于助人的品質也許是他漫長職業生涯留下的印記。

  京都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郭慶律師對《商法》雜志表示:他與他那一代人沒有機會向前人 學習經驗,他們不得不依靠自己對法律的理解以及與外國同行的交流去摸索中國國際法律工作的方法和方向,但是他們擁有的經驗成為年輕一代律師的工作基石。對 于京都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來說,任繼圣先生不僅僅是一位先導,他還是一位守護者。

  京都律師事務所管理合伙人王卿蕓表示,“任繼圣是最早開始幫助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律師之一”?!八謚泄商逯頻姆⒄怪幸恢逼鹱胖匾淖饔?,我非常尊重他為中國法律界的發展以及中國在世界經濟中的發展所做出的貢獻?!?/span>

?

《商法》雜志封面

?

任繼圣律師

附報道全文:


  法壇國寶

  盤點中國法律界的國寶級人物,任繼圣會榜上有名。如今他已86?歲高齡,歷經世事滄桑,也許正因如此,他對未來十分樂觀,全偉忠(John Church?)為您報道

  他是中國最早的執業律師。在許多其他國家,特別是西方國家,與這種殊榮相伴而來的是許多華而不實的成就榮譽、法庭上取得的輝煌戰績、擁有地位顯赫的同行和導師等各種浮華光鮮的外表。

  在中國,這一頭銜可以帶來更多虛榮??墑竊謨滌姓飧鐾廢蔚娜渭淌ヂ墑ι砩?,我們更能感受到樸實與親切。

  任繼圣今年已經86?歲高齡,身體依然十分硬朗,他見證了中國整個法律體制的寒冬與覺醒,并且在中國法律體系演變勢頭強勁的這幾十年中,為其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在結束了對初級律師的指導工作之后,這位京都律師事務所的資深律師、名譽主任和首 席顧問在律所舒適的辦公室里接受了《商法》的采訪。他身穿一件藍色風衣,沒有古板的西裝領帶,這本活歷史書發出的笑聲中沒有一絲的自大氣息。不過我們不會 止步于此,我們還要采訪與他共事的工作伙伴,看看大家對他的看法。任繼圣已經在京都律師事務所工作了十余年,他專長于國際商事領域。京都所該領域的一位合 伙人郭慶形容任繼圣是“導師、朋友、父親、兄長”。

  “他擁有老一輩人的包容之心和聰明才智,卻不怕與年輕律師進行交流,他完全不會讓人感到有距離感?!憊墑λ??!拔頤僑銜溫墑κ薔┒嫉慕鹱終信?,他在中國國際法律領域擁有的豐富經驗和卓越成就是一般人難以企及的。不過他似乎更愿意與我們這些普通律師進行交流,而不是因為擔任律所的名譽主任而自感高高在上?!?/span>

  京都律師事務所管理合伙人王卿蕓補充說道,“任繼圣是最早開始幫助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律師之一”?!八謚泄商逯頻姆⒄怪幸恢逼鹱胖匾淖饔?,我非常尊重他為中國法律界的發展以及中國在世界經濟中的發展所做出的貢獻?!彼鉤淥?。

  任繼圣于20?世紀50?年代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是中國培養的第一批研究生,隨后他成為了一名助教和講師。他回憶起早期蘇聯對法學院使用的法律著作產生的影響,當時中國處于封閉狀態,沒有其他太多的資料可以使用。

  “我清楚地記得其中一個課題是‘國家與法律——主要的法律體系’?!比渭淌セ匾淥??!傲硪桓隹翁饈撬樟穹?,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蘇聯訴訟法。第四個課題是民法與商法的比較,這個問題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去研究。最后一個重要的課題是國際私法,”他說道?!壩泄卣廡┪侍獾木蟛糠腫柿隙際且運樟炭剖槲〉??!?/span>

  任繼圣早期對國際法很感興趣,他并沒有將自己局限于國際私法專業,而是花了大量的時間學習國際貿易法,特別是海商法,這為他之后寫海上運輸合同的畢業論文奠定了基礎。

  這種國際背景在他隨后的數十年工作中一直跟隨著他,此后他出訪了六十多個國家,努力促進中外關系的發展并改善外國對中國正在發展的法律體制的認識。

  但事情并非總是如此。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任繼圣被下放到外交部干校,法律完全被拋在一邊。他有些嘲諷地回憶道:“我在江西的農場里學習如何種大米,學習有關土地的知識,學習如何讓害蟲遠離農作物?!?/span>

  那時候,他對國際知識求知若渴,于是開始學習語言。他熟練掌握了西班牙語、俄語和法語,這些語言技能在他往后的歲月里起著重要的作用。

  后來幾年社會發展迅速,任繼圣的職業生涯隨著國家的改革之風開始活躍。1975?年,任繼圣回到北京并離開外交部,到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擔任了副研究員。

  “回去之后,我作為法律執業者參與工作項目。20?世紀80?年代,中國律師制度重建,中國律師暫行條例的恢復是它的標志?!彼ざ廝?。

  任繼圣認為由此一場真正的變革就開始了?!吧鮮蘭?0?年代,我是一名兼職律師。那時還不叫律師事務所,只是中國貿易促進委員會下屬的法律辦公室?!彼匾淶?。

  “那時候我從事合同談判和爭議解決工作,還是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的仲裁員,也就是現在的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他后來擔任該委員會副主席)?!?/span>

  他還花了很長時間去訪問許多國家?!拔壹塹迷?0?年代末,我曾到哈佛大學進行演講,向美國學生介紹中國的法律制度?!?/span>

  “1985?年,由于政府需要,我被任命為中國法律事務中心(現已不存在)主任,這是由司法部直接領導的一家真正的律師事務所?!?/span>

  1986?年,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成立。這是當時全國唯一的律師組織,如果你是一名律師,那么你就自動成為會員?!巴曄輝路?,政府下發通知開始舉行律師資格考試,實際的名字是國家司法考試,”任繼圣說道?!罷飧隹際圓煌諂淥穆墑際?,因為它不僅僅是律師資格考試,還包括了檢察官和法官的資格考試。從1987?年至今,該考試每年舉行一次?!?/span>

  1986?年,任繼圣被選為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隨后兩屆擔任會長。他認為1996?年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律師法》于1996?年通過,該法于2001?年第一次修訂,于2007?年第二次修訂?!?/span>

  不過他同時認為,1992?年是變革最重大的年份之一,“工作地點變成了‘律師事務所’,而不再是法律辦公室了。在此之前,律師從某種程度上被認為是國家工作人員或國家干部,因此我們為政府工作。這一變化意味著獨立?!?/span>

  “1992?年,我們成為了獨立的律師。律師事務所也從政府領導的法律辦公室變成了不同類型的法律服務機構,包括合伙所、合作所甚至是個人所,意味著現在一個人就可以開律師事務所了?!?/span>

  “我認為這個變化很重要的原因是,在此之前所有的財務預算和安排都由政府控制,有非常嚴格的計劃,而在此之后財務就獨立了,需要自己進行安排?!?/span>

  “從那時起,我見證了中國法律制度的繁榮發展,律師人數大量增加。1986?年,全國只有幾千名律師,現在已經有超過二十萬名律師了。我見證了這一改變?!?/span>

  當被問及他認為這種改變的速度是否足以應對大量仍然有待完成的工作時,任繼圣回答道“我個人認為問題并沒有你想象的嚴重?!彼擔骸盎八淙绱?,當然,憲法和行政法還是帶有中國特色的,但是絕大部分的民商法都已經慢慢與世界接軌了?!?/span>

  “我們已經簽訂了許多互惠的雙邊條約。從根本上說,我們是屬于民法體系的,我們仍然 在進行民法典的編撰,不過民法領域已經有許多現行的法律,包括合同法、民法以及其他商業法。在知識產權?;ち煊?,我們是巴黎知識產權?;ち說某稍憊?。我 敢肯定地說,在民商法領域我們正在與世界其他地區慢慢接軌?!?/span>

  任繼圣一如既往地表達了對未來的樂觀態度,也許這是他在經歷了一切之后的看法?!白罱⑸囊患笫率竊謚泄中邢芊ü際┬?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主席強調我們必須要尊重和遵守憲法,”他說道?!罷饈槍伊斕既說諞淮吻康髯鷸叵芊ǖ鬧匾?。他之所以會強調這一點是因為他想表明我們必須要更加重視依法治國。另一個原因可能是由于他自身的背景,習主席是法學博士畢業的?!?“所以我對他做出的這種強調深感樂觀,我期待看到一個變革的時代?!?/span>

  任繼圣先生還提到了他自己認為有待變革的問題。

  “中國的訴訟法還需要進一步的完善,包括刑事訴訟法?!?“另一個嚴峻的問題就是環境?;?。我個人認為環境?;しㄈ勻揮行磯囁梢醞晟頻牡胤?。我們過去幾十年所做的工作還不夠?!?/span>

  “此外,我們的民商法還需要與世界其他國家一同發展。政協第十八次會議提出了要使中國發展成為外資友好型社會的口號?!?/span>

  我們無法阻止經濟全球化這一發展趨勢。共產黨十分明白,一旦我們孤立自己,我們就無法有進一步的發展了?!?/span>

  他經歷了中國法治的貧瘠與肥沃時代,樂觀與樂于助人的品質也許是他漫長職業生涯留下的印記。

  也許郭慶對中國法律界這位導師的看法做出了最好的總結:“他與他那一代人沒有機會向前人學習經驗,他們不得不依靠自己對法律的理解以及與外國同行的交流去摸索中國國際法律工作的方法和方向,但是他們擁有的經驗成為年輕一代律師的工作基石。對于京都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來說,任繼圣先生不僅僅是一位想到,他還是一位守護者?!?/span>


  This article was first shown in the April 2013 issue of?China Business Law Journal?and is reproduced with the kind permission of the editors.

  《商法》雜志官方網站:?www.cbl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