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昌:中國律師的使命

時間:2015-06-28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2019德甲赛程赛果 www.ylbrk.com   律師需要以內心生長的使命感迎接一個大時代的到來。

  近年來,一些較早生長出使命感的年輕律師涌現出來。他們在履行基本職責的同時,也發揮著一種社會活動家的作用,甚至像戰士一樣,勇敢地捍衛著法律的原則和職業的尊嚴。

  具有使命感的律師需具備兩個條件,一是具有較高的法律素養,二是選擇適當的路徑。
  堅守律師本位,不左顧右盼,不患得患失。如果有人以為憑借一夫之勇,就可以維護正義,推動法治,則或許會導致事與愿違的消極后果;如果有人以為只有從政為官才是實現其遠大抱負的唯一方式,則也許會欲速不達,甚至過早地被排斥于主流社會之外。

  《律師文摘》創刊10周年紀念活動中,我就談過這個話題——律師的使命。今天,我還想談這個話題,因為這是一個基礎性的話題,還因為,在中國法治化進程中,律師的作用將越來越重要,律師需要做好思想準備,需要以內心生長的使命感迎接一個大時代的到來。

  律師是有使命的

  我談這個話題還可以追溯到更早。多年前接受中央電視臺采訪,我就說,希望在全國范圍內進行一場大討論,題目就是:“律師是個什么東西?”

  為什么要做這樣的討論?因為人們對律師的了解太少,有的把律師形容為收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大神,有的說律師是巧舌如簧、為了金錢不惜為壞人辯護的訟棍……
  更可悲的是,不少法律院系的學生也對律師的功能和律師的職責進行錯誤定位,認為律師就是干技術活兒的。這說明,他們只學到了一些法律知識的皮毛,卻沒有接受法治的理念,這是法學教育的失敗之處。
  從一般意義上講,律師就是為當事人提供法律服務的法律專業人士,做一名專業律師并不難,盡職盡責,依法執業即可。但是,這只是律師最基本的職責,僅僅這樣理解律師的職責是遠遠不夠的。
  因為,相對其他職業,法律服務的內涵要深刻得多,法律服務的意義也要重大得多。律師履職,無論律師自覺還是不自覺,都會承擔起一種職業本身賦予他的使命,或者說社會賦予這種職業的使命。這并非夸大其詞。
  當無助的當事人向你求救的時候,當巨大的冤情擺在你面前的時候,當你置身于社會政治生活、經濟生活各種沖突的漩渦中的時候,當你以專業的敏感發現社會的弊端而又無法容忍,當你意識到以自身的專業能力還可以為實現公平正義做出一些貢獻的時候,你將很難保持淡定。這時候,你絕不會只是為了賺取些許律師費而去工作。
  事實上,無論你自覺或不自覺,愿意或不愿意,當你在律師職業生涯中經受過更多的事件和歷練之后,你很自然地就會進入一種境界,感受到一種不可回避、不可推卸的責任。這種責任感會時時壓在你的肩上,會縈繞于你的心頭,讓你無法擺脫。這就是社會責任感,就是一種即使你不想接受,甚至經過內心的痛苦掙扎也無法拒絕的使命感。

  律師不代表正義,但律師的工作時刻都與公平正義有關,律師以其職責所要求的特有方式去實現正義和體現正義。法律問題存在于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使律師與社會政治生活和經濟生活緊密相連,成為最能感受和維護社會公眾切身利益,乃至與民主與法治共存的一種特殊職業。正因為此,律師這種職業群體才能在世界范圍成為政治家的搖籃,成為培養社會精英的基地。

  負重前行的路徑

  律師的使命感是在執業過程中逐步形成和不斷加深的。

  律師制度恢復三十余年來,中國的律師雖然已經成長起來,但是許多人還處于成長的初級階段,還在為基本生存而奮斗。這種狀態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會限制律師更高的追求,甚至會挫傷一些律師最基本的自信心。但是,對于另一些較早生長出使命感的律師,這種狀況也會更強烈地激發起他們一種責任感,一種沖動。
  令人欣慰的是,近年來,一些較早生長出使命感的年輕律師已經涌現。他們在履行基本職責的同時,也發揮著一種社會活動家的作用,甚至也會像戰士一樣,勇敢地捍衛著法律的原則和職業的尊嚴。他們正在以自己的行動,提升著律師的地位和境界。他們的出現,以及他們與另一些具有使命感的律師的合流或默契,標志著律師群體的整體使命感已經生長出來。
  但是,律師可以是戰士,卻不應該僅僅是戰士。一個感受到自己的社會使命并愿意為之奮斗的律師,應該注意提升自己的目標和能力,因為律師面對的不是普通的戰場,而是更具政治色彩、更復雜、也更危險的戰場。在這樣的戰場上,僅憑匹夫之勇是不夠的。
  我認為,要實現中國法治的長遠目標,具有使命感的律師應該具備兩個條件,一是具有較高的法律素養,二是選擇較為適當的路徑。
  所謂法律素養,就是要提升自身的能力和層次,要從一種類似熟練工的法律匠人的層次提升到專家的層次。這就要求我們不僅僅會簡單地解釋法律和運用法律,還能理解法律的真諦,掌握法律的本質,做到深刻解讀,運用自如。在成熟的法治社會,律師一定是專家。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個有使命感的律師,第一要務就是提升自我,這樣才會有能力去擔負起自己的社會使命。
  目前,我國專家型的律師已經越來越多,遍布于各個專業領域,這也是律師職業群體走向成熟的重要標志。但是,中國律師的總體水平還有待于提高??梢運?,律師實現遠大政治抱負的基礎還比較薄弱。
  所謂適當的路徑,就是要以推動法律的公平和法治社會的發展為己任,堅守律師本位,不左顧右盼,不患得患失。如果有人以為憑借一夫之勇,就可以維護正義,推動法治,則或許會導致事與愿違的消極后果;如果有人以為只有從政為官才是實現其遠大抱負的唯一方式,則也許會欲速不達,甚至過早地被排斥于主流社會之外。
  法律服務作為一種高端業務,知識的準備和經驗的積累,是實現自身價值必不可少的先決條件。而在現階段從政為官的時機還未成熟的情況下,在推動法治建設的過程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努力,則不失為實現其遠大抱負的有效途徑。

  律師活躍在法治建設第一線,對法治環境的發展變化感受最深,是最有發言權的職業群體。律師不僅應當以維護司法公正和社會正義為己任,對于推動立法與司法改革也應當大有作為。

  天將降大任于斯

  如果律師能夠在個案推動立法中做出努力,能夠在法治全民教育,維護人權和化解社會矛盾中發揮作用,能夠從一系列相關的法律事務做起,以自身的努力加快全社會法治化進程的速度……天就將降大任于斯!

  總之,中國的法治建設走過了三十余年,律師制度也走過了三十余年,律師制度和律師群體雖然總體還不夠成熟,卻已經開始走向成熟了。律師界已經看到了自身的使命,并且開始擔負起這種使命。律師界的下一個目標應當是提升能力,調整方式,更廣泛、更理性、更有效地實現其遠大的抱負。


  原文鏈接://www.21ccom.net/articles/zgyj/fzyj/article_20140804110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