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老板去對付性騷擾

時間:2019-10-28 來源: 作者:賈寶軍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2019德甲赛程赛果 www.ylbrk.com   “XX摸我屁股!”當這句投訴從一位女士口中說出時,她的老板可能不會想到后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辭退、仲裁、起訴、一審、二審。


  而在律師賈寶軍看來,這一系列的事件背后則隱隱透出一種趨勢:企業因為性騷擾帶來的風險可能越來越大,對于很多曾經回避企業內此類問題的老板來說,則需要想一想如何去對付性騷擾了。


  咸豬手員工被開除 反而去起訴企業


  投訴性騷擾的這位女士承認,一開始她并沒有意識到對方是咸豬手。


  當時她背對過道,跟其他同事聊天,感覺身后有人經過,似乎無意間碰了自己一下。


  她看了一眼正在離去的男同事背影,并沒有特別在意。


  但很快,手機響起,一條微信彈窗閃出兩個字:“好彈”,發這兩個字的正是剛才碰到自己的那位男同事。



  賈寶軍律師


  那位男同事對此倒是毫無抵賴的意思,但他不以為意,只覺得是同事間的玩笑,根本不算性騷擾。


  然而,這名男同事實施的行為,有明顯性意圖,并引起了被騷擾女士的反感,這已經符合性騷擾的標準了。


  據此,老板將其辭退,但故事并未到此為止。


  被辭退者不服氣,堅持認為自己所為不是性騷擾,提起了勞動仲裁。


  在未能如愿后,他又繼續提起了訴訟,經過二審終審,賈寶軍律師代理公司一方,為企業打贏了官司。


  此類事件并非個例。


  三起性騷擾案 就有一起拉企業下水


  事后,賈寶軍檢索了北京最近三年的案件,涉及性騷擾的案件共有525起,其中75%為民事案件類型,因“性騷擾”而引發的勞動爭議、人事爭議高達187件。


  這也就是說,每三起性騷擾案件,就有至少一起會是在企業跟員工之間展開的糾葛。


  在這些案件中,既有性騷擾實施者起訴企業,也有被性騷擾者提起的勞動爭議。老板面對的可能是來自任何一邊的發難。


  而他們起訴企業的理由,既有要求承擔名譽侵權責任,也有要求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更有人指責企業未向其提供勞動?;そ髖?。


  盡管員工勝訴幾率目前看并不太高,但是隨著女性維權意識的提升,更多的女員工不再息事寧人,導致企業需要面對更多這樣的官司,直接消耗企業的精力、金錢、時間則是顯而易見的了。


  法規擴大適用場合 企業風險進一步加大


  一方面是女性員工逐漸高漲的維權意識,另一方面法律規范也在向著擴大企業風險的方向發展。


  根據公開報道,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表示,民法典二次審議稿中正細化有關性騷擾的規定。


  經研究,發生在用人單位中性騷擾的主要表現之一是利用職權關系從事性騷擾,并且實施該行為不限于在工作場合。現在的法律草案對此已有體現。


  對于這次全國人大的表達,媒體普遍解讀為“職場性騷擾擬不限于工作場合”。有媒體分析,這就是讓在性騷擾案中處于弱勢的女性得到更多來自企業的支持,而不是像之前很多情況下孤軍奮戰,有人甚至提出讓老板去對付性騷擾的想法。


  而在賈寶軍看來,法規的方向說明企業可能面臨的爭議增多,因為一些非工作場合發生的性騷擾,也可能被認定為職場性騷擾,那么對于企業來說等于擴大了責任可能產生的范圍。


  于是,老板們也必須要好好想想如何對付企業內存在的性騷擾問題,如果說以前這還是一個偏前沿的話題,那么現在已經成為很多老板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問題了。


  企業缺乏處置經驗 反易引發員工不滿


  但恐怕對于很多老板來說并沒有準備好應對這樣的問題,一些企業由于沒有經歷過類似事件,在遇到性騷擾事件發生時,甚至毫無頭緒。


  有些企業試圖冷處理,結果反而可能因此導致女員工的不滿,認為企業敷衍搪塞,甚至最后女員工去起訴企業沒有盡到提供勞動?;さ囊邐?。


  有的企業沒有設置相應的規章制度,有的未設置專門的女員工投訴機制,有的企業管理者認為調查取證困難,因此不愿意趟這攤渾水。


  同時情況也并非單純處理投訴這么簡單,就有企業在接到女員工投訴后調查,結果發現其實雙方是男女朋友關系,甚至男方持有女方寫的情書,導致調查行為讓男員工非常不滿,單位反而處于尷尬位置。


  老板對付性騷擾 不建議采取冷處理


  賈寶軍提醒,企業是有法定義務要?;ぴ憊とㄒ嫻?,這其中也包括了預防性騷擾的義務。


  他不建議企業采取冷處理的方式,因為這樣反而降低企業管理的權威度,甚至可能導致被侵害的女員工對企業產生怨氣,甚至直接導致訴訟。


  相反,他建議企業應該提前預防,首先是制訂相應的預防性騷擾規章制度,其次這種規章制度要在入職培訓和日常工作中進行宣傳貫徹,同時還要確保員工遇到性騷擾時可以有專門的投訴渠道。


  一旦接到了投訴,企業要做的是首先固定證據,情況嚴重的協助員工報警,情況輕微的也應該按照既有的規章處理,該開除開除!


  當然,有時候遇到的情況相對復雜,企業沒有能力調查清楚,這時候賈寶軍建議企業要保持客觀的態度,至少不要讓女員工跟企業之間產生矛盾。


  而有些情況,盡管法律上很難認定性騷擾,但賈寶軍認為企業可以對一些情況作出規定。


  比如曾有一位男領導,深夜通知一位女實習生去他家樓下搬箱子,女實習生拒絕后則被以轉正為要挾。這樣的做法如果打上法庭或許會對是否屬于性騷擾尚存爭議,但賈寶軍建議企業可以更進一步,直接在內部規章中禁止此類行為,更好地?;づ憊ず推笠底隕?。


  看來,老板去對付性騷擾的路,還有相當長一段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