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案手記 | 如何制定最優的辯護策略 從甲某被控受賄、貪污罪一案說起

時間:2019-10-28 來源: 作者:張小峰 相愫晶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2019德甲赛程赛果 www.ylbrk.com   公訴機關指控的基本情況


  甲某,男,某省人大常委會原委員,曾任某礦業集團的董事長。


  關于受賄罪部分的指控:2000年至2013年,甲某利用擔任某礦業集團董事長的職務便利,為高某等44人在煤炭銷售、職務晉升、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0年至2016年,甲某收受高某等44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3200余萬元。


  關于貪污罪部分的指控:2005年4月份至2012年6月份,甲某利用職務便利,將本人應當承擔的費用在其所任職的集團報銷,侵吞公款220余萬元。


  公訴機關認為,甲某的行為觸犯了我國刑法的相關規定,應當以受賄罪、貪污罪追究刑事責任,且一人犯數罪,應當數罪并罰。


  甲某對于部分指控不認可


  接受委托之后,辯護人會見了甲某,聽取了其對于所指控事實和罪名的意見。在多次會見的過程中,甲某均提出,公訴機關指控其收受夏某的錢款系借款,而非受賄。同時本案部分收錢行為發生在其離職之后,基于此,甲某明確提出對于該部分,其是不認可有罪指控,并明確提出其要在法庭上進行無罪辯解。


  辯護策略的確定


  面對甲某的意見,如何既能兼顧甲某的意見,滿足委托人的意愿,同時又能起到良好的辯護效果,這就涉及辯護策略的選擇問題。


  經過與甲某的詳細溝通,最終我們確定由甲某認罪認罰,同時由辯護人對于本案的部分指控做無罪辯護,辯護人將主要從本案證據、法律適用的角度進行客觀分析。而這種策略的選擇將使甲某不至于因為辯護人做無罪辯護而影響其認罪態度的有利情節。也許有人會說,為什么不讓甲某配合辯護人一起做無罪辯護呢?對此,筆者要說明的是,本案中雖然甲某表示部分指控存在問題,但是從證據的角度看,我們并沒有十足的把握,如果要求甲某當庭也作無罪辯護的話,那么無疑會增加風險,導致部分有利情節不復存在,從而直接導致量刑過重。為此,為了保證甲某利益的最大化,我們才進行了策略的辯護,這樣既可以強調指控的問題,又不至于由于無罪辯護導致對甲某認罪態度的否認。而最終的結果表明,我們的辯護策略贏得了法、檢的認可,從而使得辯護獲得了成功。


  法庭之辯


  確定辯護策略之后,辯護人在庭前會議時同合議庭、檢察官充分溝通了庭審的情況,提出了對于本案證據的看法與意見,并按照認罪認罰的標準提出對于本案刑期的具體看法,這種嘗試對的溝通也獲得了法、檢的認可。根據已經確定的策略,在庭審中,辯護人分兩部分提出了如下的意見:


  一、關于定性部分的意見


  首先,甲某收受高某72萬,系顧問費,不能認定為受賄。


  根據法律規定,受賄罪是典型的權錢交易的犯罪,收受錢款的行為與其職務之間具有直接的關聯,而本起所涉及的該72萬元明顯缺乏職務的屬性,無論是給付的理由、給付的時間、給付的方式等角度分析,均可辨別,況且根據本案證據看,聘請甲某作為公司的顧問是高某公司班子研究決定的,且是在甲某從集團公司離職后提出并且給付,并按月給付,符合勞務費的特征,在綜合考慮甲某的個人能力問題,可以認定該72萬元系顧問費的事實,不符合受賄罪的構成要件。


  其次,甲某與夏某160萬元經濟往來,系借款。


  依據《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中的規定一樣,針對這類案件,我們要充分的分析有無正當、合理的借款事由;款項的去向;出借方是否要求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其謀取利益;借款后是否有歸還的意思表示及行為;是否有歸還的能力;未歸還的原因等因素,從而綜合判斷。而本案中,根據客觀書證、錢款去向、借款理由、借款時間以及職務便利的角度分析,明顯系借款性質,而不符合權錢交易的特征。特別考慮到,借款的發生時間是甲某已經退休之后,更加印證借款的性質。


  最后,甲某退休后收受的錢款,明顯不屬于受賄。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離退休后收受財物行為如何處理問題的批復》法釋[2000]21號、《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2003〕167號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的規定,關于在職時為請托人謀利,離職后收受財物問題: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托人謀取利益之前或者之后,約定在其離職后收受請托人財物,并在離職后收受的,以受賄論處??杉潞笫芑叩娜隙ü丶謨諛比±媲盎蛘吆?,要有明確約定在其離職后收受請托人財物,并且實際收取。那么這就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離職前要達成收受錢款的意思聯絡。而本案所涉及的483.35萬人民幣,20萬港幣和8萬美元,明顯不符合上述的規定。


  二、關于量刑部分的意見


  在該部分,辯護人著重提出了甲某具有立功表現,具備法定“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情節”。具有主動坦白的法定“可以從輕處?!鋇那榻?。甲某主動認罪、悔罪,并積極配合辦案單位的調查和偵查工作, 有積極退贓行為,涉案的贓款贓物都早已全部退繳,未給國家造成實際財產損失,危害性相對較輕。


  一審判決


  根據庭審中甲某的認罪態度,綜合考慮辯護人的意見,一審法院最終認定甲某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求利益,索取他人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同時,甲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貪污罪,應依法數罪并罰。案發后,甲某揭發檢舉他人違法犯罪行為,并查證屬實,具有重大立功情節,可以對其減輕處罰。最后,一審法院認定甲某構成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320萬元;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30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350萬。一審判決后,甲某表示服判,沒有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