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興邦 | 刑法修正無止境: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的創制為例

時間:2019-11-06 來源:法人雜志 作者:印波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2019德甲赛程赛果 www.ylbrk.com   刑法是法治初創期首要之法,它關系到公民的安全保障和社會的基本秩序維系。1978年我國法制重建的第一項任務便是頒布刑法典。刑法作為其他部門法的保障之法,涉及到社會經濟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不能隨時勢而修正,則相反會制造諸多“人間悲劇”。


  尤其是改革開放政策的大幕拉開,市場經濟日益蓬勃,對于經濟犯罪的調整和應變能力絕非1979年刑法典所能承載,社會之大變革仍然需要刑法的及時回應。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向來以唯物辯證法為基準,在堅守罪刑法定原則的同時亦需與時俱進,于是系列刑法修正案不斷涌現,如今已至10部。以下謹以本年度“流行”的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加以窺探。


  長久以來,我國法律對于傳銷活動的定性有過多輪斟酌跌宕的評價。在改革開放初期,作為一種新潮的商業模式,傳銷登陸中國后一直被放行。然而,由于配套約束機制不成熟,哄抬價格、偷稅漏稅、假冒偽劣、走私販私現象時有發生。


  于是,1994年8月11日,國家工商管理總局發布了《關于制止多層次傳銷活動違法行為的通知》,進行了一系列負面清單式的規制。然而,1997年1月10日,國家工商總局又發布了《傳銷管理辦法》,承認了傳銷的合法地位。1998年4月21日,國務院又頒布了《關于禁止傳銷經營活動的通知》,對整個傳銷行業全面禁止整頓。


  2001年4月10日,最高法院公布的《關于情節嚴重的傳銷或者變相傳銷行為如何定性問題的批復》指出:“對于1998年4月18日國務院《關于禁止傳銷經營活動的通知》發布以后,仍然從事傳銷或者變相傳銷活動,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2005年幾乎同一時間出臺的《禁止傳銷條例》和《直銷管理條例》在行政法規層面將妥協的結果——傳銷/直銷二分模式予以確認。


  2009年2月2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刑法修正案(七)第四條增設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將之從非法經營罪的兜底條款中予以剝離。


  由此可見,傳銷罪僅僅將《禁止傳銷條例》中的“拉人頭”“收取入門費”作為犯罪行為,而將“團隊計酬”排除在外。其內在邏輯是前兩者在國外即為“金字塔計劃”(pyramid scheme),本質是騙取他人財物。而“團隊計酬”才是真正的經營行為。傳銷罪侵害的法益具有復雜性,首先是他人的財產權,其次才是市場經濟秩序。


  刑法修正案(七)將傳銷罪加以類型化并單獨成罪,實現了與《禁止傳銷條例》的并進,實現了罪名與行為模式的統一,更加有利于打擊該類犯罪。然而,在對刑法典的辨證同時也留下了諸多迷思。第一,既然傳銷罪本質是“騙”,罪名就不應當限于經營活動,也許應當效仿“合同詐騙罪”,更名為“傳銷詐騙罪”。第二,既然團隊計酬沒有被納入到傳銷罪中,并且商業模式具有相當的合理性。筆者認為應當予以非罪化。第三,現代意義上的諸多傳銷行為已經不以經營為主要形態,而是帶有明顯的金融性質。有些行為已經超出了傳銷罪所設定的經營、服務的市場秩序范疇,系典型的金融詐騙行為。現有的傳銷罪罪名無法予以涵蓋,因此傳銷罪的概念亟須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