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家事訴訟專欄 | 當當:書香滿園,還是一地雞毛?

時間:2019-11-06 來源: 作者:宇文鴻雁 張迪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92019德甲赛程赛果 www.ylbrk.com   在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鬧出婚變后不久,以“中國亞馬遜”著稱的當當網,也引發了創始人的開撕大戰。10月23日晚,李國慶在朋友圈分享歌曲《我還年輕》并配上摔杯門事件后的感言,妻子俞渝在評論區用一千多字的長文進行回應?;馗茨諶菽依ú撇?、出軌、同性戀、凈身出戶、喪偶式育兒等多重爆炸信息;從摔杯、吐槽到撕破臉皮,歷經逼宮、開戰、滿身狗血。原本滿卷書香,而今卻一地雞毛。


  相比杰夫·貝佐斯(Jeff Bezos)和其太太麥肯齊(MacKenzie Bezos)溫情而理性的離婚聲明,當當網兩位大當家李俞二人的開撕大戰就讓人格外瞠目結舌,卻又不失為夫妻公司培養法商智慧的一個經典教材。


  家族企業的雛形往往是基于夫妻公司的不斷發展和壯大,但實踐中夫妻二人作為股東的有限責任公司,常常因夫妻雙方之間身份關系的惡化或解除,而導致公司經營出現僵局,而后一拍兩散最終鬧得人財兩空,一場唏噓。


  公司資合—看當當網的前世今生


  1997年7月,北京當當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設立。


  1999年11月,當當網正式上線運營。


  2000年4月,當當成立后的第一輪融資順利完成。


  2004年,當當已是中國互聯網上第一大書店。


  2010年12月8日,當當網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上市,成為中國第一家完全基于線上業務、在美國上市的B2C網上商城,贏得了“中國亞馬遜”的美譽。


  2016年9月20日,當當完成私有化交易,市值不到上市的四分之一。


  2018年4月12日,當當以74億交易金額被天海投資收購。


  2018年8月30日,俞渝成為當當執行董事。


  2019年1月,李國慶不再擔任當當網的任何職務,仍是公司股東。


  2019年2月14日,俞渝取代李國慶成為當當(北京當當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總經理。


  2019年2月20日上午,李國慶以公開信的方式宣布離開當當,并指出自己將創辦書友會繼續圖書事業。


  公司人合—看渝慶戀的相愛相殺


  1996年,李國慶、俞渝在美國相識。


  1999年,李國慶和俞渝回國創立當當網。


  2017年,商業中出現分歧,夫妻關系搖搖欲墜。


  2018年,夫妻分居,李國慶公開支持劉強東事件。


  2019年7月,李國慶稱向法院申請與俞渝訴訟離婚,三個月后雙方收到法院傳單,俞渝以感情未破裂為由不同意離婚。


  2019年10月10日,在訪談節目《進擊的夢想家》中,李國慶談及被逼出當當時怒摔水杯,引發輿論嘩然。


  2019年10月23日晚,李國慶發朋友圈,俞渝在評論區曝其混亂私生活。


  10月24日,李國慶頻發微博回應:俞渝“武則天奪位”;不惜觸犯法律爆料不實信息,影響輿論,為離婚分割股權爭取更多機會。


  10月24日晚,李國慶再發15則針對性回應:俞渝的爆料中“只有一件是真的,其他都假的”。


  所謂:“如果只有以愛情為基礎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那么也只有繼續保持愛情的婚姻才合乎道德?!憊嗜緇橐鏊降陌橐丫戰?,導致維持婚姻關系的“倫理實體”消亡,對于夫妻雙方乃至社會群體來說都無益處,這樣的婚姻關系則應該終結。


  離婚訴訟引發當當的股權之爭


  根據李國慶的微博顯示:2019年7月,李國慶稱向法院訴請與俞渝離婚。訴訟離婚是在協議離婚無法達成一致的情況下,解除婚姻關系的另外一種方式,訴訟離婚通常解決以下三個問題,身份問題:即婚姻關系是否解除;子女撫養的問題:即子女由誰撫養和撫養費的承擔;財產分割的問題,渝慶訴訟離婚案件中的股權分割成為爭議的焦點,涉及公司治理,公司人合性以及公司和私人財產是否獨立等問題。


  股權如何分割?


  股權作為股東對公司享有人身和財產權益的一種綜合性權利,只有在作為夫妻共同財產的前提下才可以分割,即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取得的股權:如婚后以共同財產購買的股權,婚后出資設立公司所得的股權或婚后受讓的股權;婚后因繼承或者贈與獲得的股權;夫妻約定婚前股權歸夫妻共同共有的。但是有例外:繼承或贈與中明確只給予一方的除外;


  離婚訴訟中,法庭分割股權一般遵循以下原則:照顧無過錯方原則;尊重當事人意愿原則,協商為原則;有利于生產,方便生活原則;在司法實踐中無法協商一致的股權會分配到最能夠發揮其價值的一方中去,如一方在經營,一般會判決分配給經營一方,便于體現股權的價值。利于生產經營,有利于資源的優化。


  對于不涉及其他股東的股權分割:一般直接分割;如典型的夫妻公司:公司僅有兩個股東,以各自名義持有股權,一方訴請分割股權的,一般協商,協商不一致的,原則上各自一半,但將陷入公司僵局,從公司正常經營角度出發,公司的控股權是可以議價的,實務中采用競價方式出價高的得股權。另一種情況,一方在一家公司持有股權,公司還有其他股東的;股權的分割看做是股權轉讓的一種形式,應當經其他股東過半數同意,并同等條件下優先受讓,但公司章程有約定除外。


  在李俞訴訟離婚中,按照媒體公開報道數據顯示,李俞持有眾多公司的股權,其核心為:北京當當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北京當當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天津當當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等。當當網的ICP備案公司為北京當當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其為天津當當科文的全資子公司,天津當當科文股東為北京當當科文(持股比例100%),北京當當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為當當網實際控制主體。北京當當科文公司中,俞持有64.2%股權,為控股股東。李持有27.51%股權,為第二大股東。二人合計持有91.71%股權,按照俞在公開媒體報道2018當當估值約60多億元。根據公開查詢,當當運營主體公司均為婚后成立的,在二人沒有書面約定以及公司章程中無特殊約定的情況下,應當照顧女方和子女的利益的情況下分割財產,一般為平均分配。而對于股權的分配一般遵循有利生產方便經營的原則分配共有的股權歸屬一方,得股權一方按照協議或市值支付對方股權折價款;因李俞二人共同經營公司多年,也不能排除雙方回歸理性,雙方分家不散伙的可能性,即,離婚后以公司合伙人的身份優化資源,共同繼續經營公司。


  蓋瑞。查普曼在《愛的五種語言》中稱: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情緒的愛箱,只有當這個愛箱填滿了的時候,人際關系才能發展。不同人的愛箱需要用不同的語言來填滿:肯定的言詞、精心的時刻、接受禮物、服務的行動、身體的接觸。兩性間許多誤解、隔閡、爭吵都是由于不了解或者忽略對方的主要愛語造成的。當夫妻雙方主動選擇使用對方的主要愛語時,就可以很好地發展彼此的親密關系,并積極地處理婚姻中的沖突和失敗。


  單純的伴侶關系走過一生尚且有一百次上街買刀的沖動,何況是裹挾在商戰下的伴侶。李俞二人也多次表示,如果重來不會選擇夫妻創業。足見期間的艱苦必是常人無法想象,世事雖無法重來,但如沒有創業當初二人的夫妻同心、相濡以沫,也必然沒有今天的當當。


  面對逐漸壯大的當當,公司何去何從不僅僅關乎夫妻二人,直接影響到公司其他股東以及債權人和諸多合作伙伴的利益,其發展或泯滅都具有一定的社會性。同時,作為公眾人物的企業家,具有更多的社會責任,亦應當引導積極的輿論導向。無論路走多久,都不忘初心,彼此溫柔相待,才能夠對抗世間所有的堅硬,才具有撫慰眾生,撫平傷痛的力量。


  愿當當的兩位大當家敢做敢當,祝當當安好!